科技金融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研究

时间:2020-02-13 11:27:34 作者:知网查重入口 阅读:


 

摘要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与国务院高度重视科技创新在经济增长中发挥的作用,并相应制定了创新创业驱动经济发展的决策。激发科技创新、促进科技进步、引导产业升级是促使我国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智造”的必由之路,而科技金融正是由此环境下诞生,这是金融业支持实体经济,具体说是高新科技产业的重要方式。后者恰恰由于自身的高风险与高收益性导致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与资源来支持发展。而发展科技金融的根本目的正是在于通过促进高新企业的科技创新实现经济发展动能的转换从而能达到经济高质量增长。因此探究目前我国科技金融发展状况和科技金融促进经济增长的作用方式和路径,协助我国建立更加完善的科技金融体系是将是当务之急。

本文首先通过研究国内外学者的研究成果,对科技金融的定义,特点与内涵概念进行了界定和总结。其次同样在前人的研究基础上分析和梳理了科技金融对我国全要素生产率影响的理论机制与传导路径。在实证方面,本文借鉴前人研究成果与梳理的理论机制选取度量科技金融不同维度的指标并将其编制成指数,借此衡量了目前全国各个省份科技金融的发展状况,发现我国科技金融发展程度并不均衡,北京上海的科技金融发展程度最好,此外呈现出“东强西弱”的局面。说明我国科技金融仍有较大发展空间。之后本文亦利用DEA-Malquist指数法计算出各省份全要素生产率作为衡量地区经济发展的指标,除金融危机导致09年与10年全要素生产率波动较大,其余年份整体趋势平稳且稳中有升,说明我国近年来经济质量有所提升。随后使用混合ols,固定效应模型与门限效应模型方法对我国各省份科技金融指数与全要素生产率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实证检验,发现科技金融不仅对能显著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同时存在显著门限效应,且门限值较高,除北京上海等科技金融发展程度较好的地区对经济增长能起到相对较大作用,我国大部分地区由于经济发展程度较低导致科技金融能发挥作用的程度较小。

最后,本文总结所述理论与实证结果提炼出观点,并作出针对性的政策建议。实证结果现实科技金融的确能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发展,然而由于我国科技金融发展程度尚浅,发展时间较短,故而还没能发挥应有贡献。但是发展科技金融又是我国在经济转型过程中的必行之事:政府作为地区科技金融发展初期的领导者必须起到引领作用,不仅要发布高效政策同时也需要投入资金显示带头作用;建立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体系和完善科技贷款体系同样必不可少等等。总之,本文针对如何促进各地区科技金融的增长给出了相应的政策建议。

 

Abstract

 

第一章 绪论

第一节 研究背景、意义与目标

一、研究背景

四十年的改革开放策略极大促进了我国经济发展,并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得益于高投入,高资本投入的粗犷型的发展模式以及一系列国内外红利因素,我国经济保持高速持续增长。2011年开始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常年占据全球第二,国际地位也持续增强。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过去我国发展主要依靠的投资拉动与人口红利的模式显露瓶颈,近年来我国经济增速减缓,且在未来仍然有减速的趋势。与此同时伴随而来的增长与效率、环境与资源和贫富差距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而且全球经济形势下行和随之而来的大国贸易保护主义导致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都导致过去的经济发展模式的主要动力早已无法满足新时代发展的需要。

目前党中央大力推动人工智能,数据中国,5G产业化等诸多高技术新兴产业发展。其根本目的就是改变我国经济发展的模式。而其关键就在于实现经济增长的动力由要素的高投入转向提高要素的生产效率。并且从过往经济学家的理论与实证研究中也不难发现科技进步才是经济增长的真正源泉。根据统计数据显示发达国家在20世纪出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贡献率就为5%-20%左右,随后逐步上升,到20世纪80年代已经高达60%-80%左右。

为了实现由科技进步提高经济增长的战略目标,党中央于2016年8月8日出台的《“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其中提到围绕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打造中国经济发展的新驱动力并最终将我国建设成世界级科技强国。另一方也明确提出通过促进我国金融市场发展的方式促进科技创新。“科技金融”概念便是在此背景下因运而生,科技金融是贯彻创新战略的关键因素完善的金融服务会促进科技创新的产出,而科技发展优惠反过来使得金融或则资本累计与财富增长。目前,促进科技与金融有效结合,是解决相关企业必经之路,同样也是我国“双创”事业的支持与保障,更是深化科技体制的重要措施。总之,通过借助科技金融等手段 我国经济增长向高质量转型已经是我国面临的迫在眉睫的问题。

二、研究意义

首先本文能丰富当前科技金融的理论。我国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探索科技与金融结合工作,06年《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的出台则标志着国家首次将科技与金融的结合写入发展战略,提出要加强科技与金融结合的创新发展并形成一个科技金融体系。因此当现阶段对科技金融的研究能进一步完善科技金融的理论体系,同时能在一定程度上指导政府与市场对科技金融的创新与实践, 并进一步促进科技创新。而根据内生性增长理论,一国经济增长取决于该国全要素增长率,充分发挥其在经济增长的作用,是经济方式转变的关键因素,而科技创新又是影响全要素生产率的关键因素。因此在新时期,研究科技金融、科技创新与全要素增长率的关系对我国经济发展的优化升级有重要意义。

其次本文通过构建科技金融指数体系与我国各地区全要素生产率,揭示我国当前各地区科技金融发展情况与经济转型的质量,有利于政策制定者根据现状合理分配和使用科技金融资源并协调区域间发展均衡。同时由科技金融投入,科技金融产出到全要素生产率增长这一路径构建计量模型揭露我国各地区科技科技金融的真正经济效益。对加快中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同样有着举足轻重的现实意义。

三、研究目的

综上所述,推动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已成为保持未来经济继续增长的主要动力,科技金融作为科技业与金融业的结合又是推动其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它为科技活动各个环节提供金融支持,并通过推动科技创新以提高各个地区科技产出从而推动科技进步。因此本文的研究目的由以下几点构成:

探究科技金融理论与构建衡量指标体系。虽然科技金融并不是新名词,但其近年来才成为国内外学者的研究热点,因此并没有一个权威定论,本文将以其他学者的研究成果为基础,为科技金融的定义,特征做出研究,并构建量化的指标体系。

探究科技金融推动全要素生产率的机制与效果。科技金融促进科技进步,从而推动经济增长是一条清晰逻辑路径。本文将探究其理论机制。同时计算各地区全要素生产率与科技金融指标,并通过计量模型验证二者的理论机制是否显著。

第二节 研究方法与研究框架

一、研究方法

本文首先采用文献分析法,首先梳理并分析了过往学者学者针对科技金融的理论研究成果,首先对科技金融这个概念做了界定,其次结合相关理论着重分析了科技金融对全要素生产率能产生的影响机制。

在理论研究之后,本文使用的是统计分析法。首先利用公开数据通过构建指数的方式度量科技金融发展状况。同时利用DEA-Malmquist指数法衡量全要素生产率。再次构建计量模型,在中观层面上通过实证研究科技金融对全要素生产率之间的具体作用效果。

二、研究框架

本文总共分成六个章节,每个章节具体内容见下:

第一章 绪论。 本章节主要讲述本文研究的背景与研究意义。同时说明本文的可能的创新点与不足之处。

第二章 科技金融理论研究。 本章首先从研究历史,定义,发展现状等角度系统性梳理了国内外学者研究科技金融的成果。随后在此基础上给出科技金融的内涵界定与特点。为之后的研究打下理论基础。

第三章 科技金融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研究。 本章节同样先梳理国内外学者的研究成果。随后提出科技金融推动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路径。随后对这个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门限效应做了研究。

第四章 我国科技金融与全要素生产率的计算与发展状况评价。 这部分主要讲述构建科技金融指数和计算全要素生产率的理论基础、计算方式。并通过计算出来的指数对我国科技金融与经济发展情况做简要描述性统计分析。

第五章 实证检验。 这一部分建立计量模型。并基于2009-2016年28个省份的面板数据实证检验了科技金融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效率

第六章 政策建议。 本部分总结了本文的结论。并给予理论分析与具体的实证结果给出相关促进我国科技金融的政策建议

整个研究思路路径为:

 

第三节 创新点与不足

现有对科技金融的研究以定性研究为主,且定量研究主要的侧重点是科技与金融结合的效率方面,鲜有直接研究科技金融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的文章。而本文则总中观层面分析近年来科技金融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具体来说本文的创新之处在于:

首先,本文将科技金融与经济增长放在一个命题中研究。同时详细分析了科技金融促进经济增长的理论机制。而且更进一步探讨了二者关系中门限效应。

其次,在经济增长的度量方式时尚,本文并为采用以往采用的国民生产总值而采用全要素生产率作为经济增长的度量指标,这是因为科技金融直接促进科技进步与技术使用效率。因此使用该指标更为合理。

而相对的,本文可能有如下不足之处:

由于受到统计口径的改变的影响。本文研究的时间区间仅局限于2009年到2016年,对科技金融与全要素生产率之间关系的研究只能限定在有限时间内。

虽然“科技金融”是一个新兴的话题,但也已经被众多学者研究过,故而本文可能对现有文献的梳理与归纳不够充分完善,导致科技金融的概念与度量方式仍然不够全面深刻。

第二章 科技金融相关理论研究

第一节 科技与金融相结合的国内外研究

一、科技与金融结合的方式与定义

最早关于金融业与科技业的研究可以追溯到1912年熊皮特在《经济发展理论》一书,他将金融与科技创新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全面论述,并指出经济发展、创新与信贷之间有内在联系:一方面创新是经济增长的源泉,另一方面信贷的需求本质来源于创新。而在金融发展对科技创新的促进作用方面,King和levine(1993)、Bekaert(2005)的研究共同得出的在国家不断发展的前提下,金融的发展能促进企业创新能力的增长,同时对于大多数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来说银行债务是融资的主要渠道。

 而卡洛塔.佩雷丝(2007)也在其研究中详尽描述了科技创新与金融结合的方式:初期科技的研发经历快速增长,进而由随之带来的不确定性及经济发展带来资本的狂热追求,同时资本家为追求高额利润会进一步投资新技术领域,最终带来科技进步与金融资本增长的双重进步。历史上世界经济的数次技术革命都印证了科技创新与金融资本的相互融合互相促进的方式。

相对地,科技创新需要金融支持,而科技的长足发展同样会反哺金融的创新,从而更好促进二者的结合。在国内“科技金融”这个名词事实上也并不新颖,据考证其第一次出现在1993年,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法》通过后成立的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上提出这一概念。然而科技金融的定义在学术界并没有取得一致的意见,但是各学者们仍然在各地的实践与探索的基础上进行了经验的总结。

从科技金融内涵来看,赵昌文(2009)的《科技金融》一书最早对科技金融的基础理论进行研究,其通过研究金融对科技开发与科技成果转化与对相关产业发展的支撑,认为科技金融是融合金融工具与金融制度的系统性的产物。而房汉廷(2010)从理论、实践与政策的角度对科技金融的问题进行了全面的诠释,并明确提出了科技金融不仅仅是企业家为科技创新活动进行的融资行为,科技创新更是引致了金融的创新。因此可以说科技金融由科技创新与金融创新活动融合而成,是科技创新活动引发的一系列金融创新活动。同时他也指出科技金融的业务兼具政策性与市场性,政府的引导,督导作用十分重要。周辉与罗良文(2011)也强调科技金融是科技与金融两个产业融合的产物,更加侧重于强调金融体系对科技创新的资金支持。

徐义国(2008)主要研究了科技金融体系,将其定义为通过构建以科创投资为主体,商业银行、证券、信托与担保等金融机构为主导的多元化与高效的资金平台,同时也指出科技金融是促进科技创新并协助汇聚科技要素和科技成果转化的体系。

而从金融结构的角度来看,黄刚等(2006)指出政府政策是科技金融的发展关键因素,企业的融资需求要通过政策性金融机构公司、设立的科研基金等多层次融资体系完成,因此政府在此过程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崔兵(2012)同样强调政府的作用,在于能矫正市场失灵。徐博(2008)则持不同观点,他认为科技创新的资金需求应该由市场满足,政府不能过度干预,只应该起到政策引导的作用。胡苏迪(2012)的研究认为我国目前科技金融投资产出效率低下,其原因正是政府的过度投资。当然有不少学者认为科技金融不能只靠单个主体推动,只有多方协作才能构建完整体系。

国内发展科技金融的实践性经验,学者也进行了深入研究。游达明与朱桂菊(2011)研究了区域科技金融服务平台,即在政府指导与市场运行结合的方式下构建了以信用为基础,投融资活动为主要内容的平台,同时也分析了各区域平台之间的协作与运行模式。吴翌琳(2013)则以中关村为例,分析其科技金融改革的经验与启示。他从政府基金,科技信托等项目出发研究科技金融对科技创新的积极影响。赵天一(2013)提出了科技金融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路径,他指出在产业发展不同时期,即研发期,成果转化期,市场导入期和产业化期。需要从公共科技金融,混合科技金融与市场科技金融三个角度进行支持。杨刚(2005)也强调了资本市场与金融机构的重要性,并认为其实保障科技金融正常运行的客观要求。王宇伟(2012)提出构建合理的风险收益共同承担的机制是投建科技金融体系的关键。

二、科技与金融结合效率研究

在美国Chowdhury(2003)通过检验信息技术的发展与新兴市场国家银行的经营效率后发现,信息技术显著促进银行业的发展,主要体现在通讯技术与数据处理能力的提升使银行金融产品与服务的创新。钟蜀明等(2007)根据科技创新能力将产业划分成高中低三类,并采用96-04年的数据研究金融资本效率,发现资金投入能显著促进高创新能力的行业发展,而高行业创新能力提升同时也会获得更多金融资本的投入。

此外,国内学者通常使用DEA-Malmquist指数法或自行构建效率模型对二者结合效率进行研究。发现近年来我国科技与金融相结合有一定效果,但由于资源配置效率低下,导致效果并不理想。且各个地区之间差异也较大。

王海,叶元煦(2003)自行构建评价科技与金融结合效率的指标体系并通过分析91-99年二者的结合效益,发现科技金融结合的效益在逐步上升,但幅度不高。一方面说明科技与金融相结合的空间很大,另外二者结合的机制存在问题。地区层面,马卫刚等(2014)则利用DEA法和Malmquist指数对07-12年省级数据对科技与金融结合作了分析,发现我国仍然有12个省份科技与金融结合效率无效,且从动态来看,Malmquist指数呈现出周期性波动,说明二者结合效率存在负向增长,主要由于金融资源配置效率低下。而陈凯(2013)通过研究江苏省科技与金融结合效率后同样得出由于金融资本投入效率低下而导致二者结合效益有一定增长而并不显著。许汝俊等(2015)和黄瑞芬等(2016)都通过DEA-Malmquist法进行研究,前者的样本是09-12年长江经济带11个省市的面板数据,后者则使用04-16年30个省份面板数据进行研究。他们都发现科技金融效率在所研究地区都有提升,但区域之间的效率差异是显著的。

另一方面王宏起(2012)通过揭示科技金融与科技创新之间协同发展机理构建了二者间的有序模型和协同度模型,为之后政府与学者研究二者发展与科技金融效率提供参考。无独有偶,徐玉莲(2011)通过对科技金融的内涵进行界定和区域科技创新与科技金融的耦合性协调度进行分析,研究发现我国各省份科技创新与科技金融耦合度较低,且大部分地区科技金融滞后于科技创新的发展。而杜金岷(2016)提出提升科技金融效率的方法,他指出运用三阶段DEA模型对中国的区域科技金融投入产出进行测算,发现不同省份效率受环境因素差异较大,故而改善科技金融投资环境、扩大投入规模是提升科技金融效率的手段。

三、小结

科技金融的概念在国内外早已有之,但是其作为热门研究课题却是近年才兴起的,学者们对其定义也仍在研究之中。但可以肯定的是,科技金融不单单是金融行业对科技行业的资金支持,同样是由于科技行业的特殊性促使金融行业不断改变,最终形成一个新的细分金融领域,同时由于科技行业的特殊性,科技金融自身需要政府,银行等各方机构协同发展。另外也可以看到,国内的研究主要停留在定性方面,即研究其发展历程与定义。定量方面的研究较少,且主要集中在科技与金融结合的效率上,对科技金融作为整体影响整体经济增长的研究偏少。